Sunday, July 10, 2011

滴血之情(三)

第十章: 血洒在平安的夜里

“看来你和那个姓夜的魔女进展到蛮快哦。” 伯森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白圣的背后。

白圣冷静回应:“你在监视我们吗?”

“呵呵,我何必监视呢?看你近日的改变,即使闭上一只眼也知道你和她进展到如何了。”

白圣以凶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他说的话。

从伯森出现的那一天起,他就很不喜欢他了,偏偏却拿他没策。

“怎么今夜的你看起来这么烦燥不安?” 伯
森故意绕过他身边。

“你不要一幅很了解我的样子,我觉得很恶心。请你出去!” 

“好吧。不打扰你了。还是一样,祝你报仇成
功哦,哈哈哈哈!”伯森倚靠在白圣的房门,说完后一阵狂笑。

“还有,别在最重要的关头下不了手哦。” 

白圣看着伯森离去的背影,心感到忐忑不安。

他走到阳台去,视线停留在无际的夜空,心居然期望着明天不要来临。


夜月曲住宿

平安的夜晚,街上路人稀少,家家户户都在家里聚集着,准备着丰盛的晚餐。

夜月曲和外婆以及母亲到教堂去祈祷之后,便开始在厨房准备着今夜的平安夜聚餐。

“曲儿啊,你今天心情很好?” 白琦虹察觉到了女儿从今早就一直处在恍惚的状态之中,仿佛在思考着,偶尔还在微笑,或是哼起歌曲。

“今天是平安夜呀。”

“就这么简单?”

“妈,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不是因为今晚过来和我们一起用餐的那位朋友?”

“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杰克和我只是普通朋友。”

“呵呵,今晚我倒想看看你这位”普通”的朋友。”

“妈,别笑我了……” 月曲正帮母亲准备今夜的晚餐,感觉今天的自己飘飘然的,仿佛踩在云彩上。

她想,应该是因为今夜她要把杰克介绍给母亲和外婆了。

奇怪,怎么一想起杰克,她就无法克制那加速的心跳?

那兴奋又期待的心,表示……她喜欢他吗?

想着想着,在恍神的时候还不小心把
糖误当成盐,倒进了锅里的菜。

“哎呀!惨了。”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曲儿……你看你做了什么? 哎呀,出去吧,这里让我来处理。你的朋友应该快到了,你先去换件衣吧!” 曲儿的母亲看她一直在心不在焉的,赶快把她赶出厨房,免得她越帮越忙。

“哦,对不起啊妈妈,我只会越帮越忙。”

“唉,别这么说。我再准备多两种菜就好了。”

“那好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便脱下围裙,走到房里去。

打开衣橱,她选了一件浅蓝
色的全身裙,款式简单却让她看起来更加甜美。

当她站在镜子前扎起马尾的时候,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她匆匆邦了头发,快步走到门口去:“外婆,让我来开门吧!”


打开门,她看见白圣站在门口外,却没有留意到他凝重的表情。

“杰克,你来了?快进来吧,外面很冷。” 她拉起他的手,带他进入屋里。

可是,当白圣感觉她触碰他
的手时,立即挣脱她的手,让月曲对于他的动作感到疑惑。

“怎么了?” 她问。

“没什么。” 他把双手放进口袋里,依然冷漠得面对她。

“外婆!妈!我的朋友来了。” 月曲呼唤着玫瑰和琦虹。

“杰克,你先坐着吧,菜快准备好了。”

“嗯。”

“曲儿,你的朋友……” 当玫瑰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很重的邪气,警戒的钟在心里立即响起,狠狠地敲击着她。

而当她看见坐在餐桌前的白圣时,更是感到惊讶不已,驻在原地无法动弹。

她认得他!当年琦虹收养的那个孩
子,蝙蝠王的孩子!

他怎么还活着?她以为琦虹已经把他解决了……


“妈,怎么了?” 琦虹看见母亲那微
微颤抖的身躯。

“琦虹……他……那个孩子……”

白琦虹往母亲指的方向看去,终于了解母亲感到如此震撼的原因。

白圣!那个孩子怎么会在这儿?
怎么会找上曲儿?

“外婆,妈,我来介绍我的朋友,他就是杰克。” 月曲没有注意到外婆和母亲的表情,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

“曲儿……你……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琦虹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颤抖的声音询问女儿。

虽然十二年已过去了,但她认得他,当年被她遗弃的白圣。

以她多年消灭蝙蝠族的经验来看,白圣身上所散发的邪气已证实了他是蝙蝠族的后裔。

“妈,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就是当晚帮我赶走蝙蝠的男生啊,你忘了吗?”

“曲儿……过来这里。” 白玫瑰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收起恐惧的心,准备迎战。

“外婆,怎么了?你的脸怎么看起来这么苍白? 杰克,这是我的外婆和母亲。”

白圣缓缓站了起来,看见了当年的白魔女长老,白玫瑰和他的“妈妈”……白琦虹。


“妈妈。” 这句话从白圣的口中脱口而出,让月曲感到迷惑,而站在一旁的玫瑰和琦虹却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杰克……你在叫谁妈妈啊?” 月曲小心翼翼地问。

白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依然注视
着白琦虹,而她,除了一脸惊讶和震撼之外,还表露了深深的愧疚和悲伤。

白琦虹记得当晚她决定遗弃白圣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勇气才不回头。

她可以想象,那个孩子在惧怕和饥饿的时候,哭泣着寻找她,呼唤着她“妈妈”。

这个愧疚,跟随着她多年,却无法找任何人倾诉。

这个秘密,不可以被她的母亲,白玫瑰知道,否则,她一定想尽方法杀了那可怜的孩子。


“妈,外婆,你们到底怎么了?妈,你怎么哭了?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月曲已经按耐不住了,觉得他们三人越来越诡异。

“曲儿,其实他……” 当白琦虹要说出真相的时候,突然许多黑色的暗体飞了屋里。

“这是?” 当月曲看清楚那些飞进他们家的物体时,才知道那是成群的蝙蝠,脸顿时刷白。

白圣看到他的伙伴飞了进来时,也感到惊讶。

因为不是他指使他们来的,但是,当他看见伯森也跟着飞了时,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伯森从蝙蝠化为了人体,站在白圣的旁边。

“伯森……” 白琦虹没想到她会在
这样的场合看见他。

“白琦虹,好久不见,你好吗?” 伯森的嘴角微微扬起,一脸悠哉的样子,像是见了老朋友。

“好……?在你杀了均亮后,你居然还有脸问我这个问题?” 说完,便举起手掌向他射出一道刺眼的光,却被他灵敏闪过了。

“呵呵,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凶啊?可是魔力却退步了许多哦。”

“伯森!你为什么来这里?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你不要来插手!” 当白圣看见伯森要反击的时候,立刻阻止他。

“我年轻的王啊,你错了。这关系到我们
整个蝙蝠族的恩怨,你说是不是啊,我的伙伴?” 伯森抬头,一眼扫过挂在天花板的蝙蝠。

那些蝙蝠仿佛听懂他的话,发出高音的叫声。

“伯森,郡王的后代,今夜我白玫瑰一定灭了你们蝙蝠族!” 丢下这句话后,白玫瑰的手发出银色的光芒,往伯森和白圣丢去。

可是那成群的蝙蝠却飞了下来,为他们挡了那道致命的魔力。

站在一旁的夜月曲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怎么好好的平安夜聚餐会变成这样?她认识的
杰克究竟是谁?还有那名叫伯森的陌生男子怎么会认识母亲?

好多好多的问题把她压得无法呼吸。

“琦虹!你快带曲儿离开,他们由我来应付。” 白玫瑰再次聚集所有的力量,准备攻击眼前的蝙蝠。

“今晚谁都不能离开!” 伯森狠狠地瞪着白玫瑰。

“妈,我们一起逃吧,他们数量这么多,我们赢不了他们的。” 琦虹在她母亲的耳边悄悄说,却没有留意到伯森已射了一道黑色的光芒过来,射中白玫瑰的心脏。

“啊……” 白玫瑰感到胸口很痛,身体缓缓倒下


“妈!”

“外婆!”

“外婆!外婆!你怎么样?没事吧?外婆,
你不会有事的……” 月曲吓得眼泪直流,她第一次觉得如此害怕。

“曲儿,快扶你外婆起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白琦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带母亲和女儿逃离这里。

可是,那些蝙蝠却挡在门口,不让她们离开


“妈!怎么办?”

“伯森,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

“呵呵呵,我美丽的琦虹啊,若当年你愿意
跟我一起走的话,今天就不会落到如此下场了……”

“你!当年我爱的是均亮啊!你怎么可以逼我嫁给你?”

“我就是这么霸道,如何?选择均亮是你的错!不要怪我今天的无情。”

“伯森!够了!我以蝙蝠族王的身份命令你马上离开!” 白圣看不下去了,即使他对于当年白琦虹遗弃他依然怀恨在心,但他不想以这样的
方法来报复她。

“杰克……放过我们好吗?求求你……看来我们的友谊份上,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外婆和妈妈,好吗?” 这突来的状况已让月曲不知该怎么办了,只好跪了下来,哭着求眼前这两个男人。

“曲儿……起来,不要这样!” 当白琦虹看见女儿这幅样子的时候,彷徨,心酸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直流而下。

伯森缓缓踱到白琦虹的身边,看着奄奄一息的白玫瑰,想对她做出最后的出击时,手臂传来巨大的疼痛,血渗透了他的衣服。

他握着被击中的部位,以为是白圣对
他的出击,却没想到射击他的是那小魔女,夜月曲。

夜月曲紧握着拳,愤怒穿惯了她全身,让她微微颤抖。

让在场的人感到惊讶的是,夜月曲的头发从乌黑色转变成银色,而且白琦虹无法相信,原来她的女儿是有魔力的。

夜月曲的拳头再次凝聚所有的力量,往眼前的两个男人丢出两个银色的火球,也击向那些挡在门口的蝙蝠。

她家的那一道门被她的魔力击毁,一飞而出。

在那混乱的瞬间,她立刻和母亲扶起受伤的外婆,逃出她的家。

“可恶!快追!” 伯森命令那些没被击中的蝙蝠,不愿放过那三个白魔女。

“不准追!” 白圣大声喝道。

那些蝙蝠听了白圣的话后就折回头。

”你!” 伯森气得瞪着白圣。

“伯森,你等着看我如何处置你!” 白圣丢下
伯森,追向夜月曲她们逃离的方向。


第十一章: 回不去的过往

夜月曲和她的母亲扶着外婆逃到一个小
巷后。

她们停下了脚步,看看白玫瑰的伤势如何。

当她们看到白玫瑰的伤口时,震撼得说
不出话来,只是害怕得哭出来。

白玫瑰吃力得睁开眼,嘴角不断流出一些血,呼吸也慢慢虚弱。

“琦虹啊……”

“妈,别说话。我们去找医生给你。”

白玫瑰的嘴微微颤抖,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外婆,外婆,你想说什么?” 当月曲附下身想 听听她的外婆所说的话时,却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了。

“外婆!外婆!别死啊……” 月曲微微摇晃着
白玫瑰的身子,无法接受她就这样离去了。

“妈……” 琦虹和月曲的哭泣声穿梭在宁静的平安夜里,和家户里温馨的画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不知过了多久,月曲冷静了下来后,才开口问她的母亲:“妈妈,告诉我,杰克是不是当年的圣哥哥?”

“嗯。”

“当年他去了哪里?怎么会突然消失,然后
又出现?他……怎么会欺骗我他是杰克?”

“也许他是为何报复我当年遗弃他而故意接近你吧。”

“遗弃他?”

“嗯。他是我的好朋友,妃银的孩子,当年她把白圣交给我,要我收养她。白圣五岁那年,你不小心弄破了一个杯子,割伤了手,而他不小心粘到你的血,背后就长出了蝙蝠的翅膀。”

“然后呢?” 月曲那时还小,不记得这件事。

“这件事惊动了整个魔女族,你的外婆要我杀了他,灭了蝙蝠族的后代。可是我怎么忍心伤害他?他是我好朋友的孩子,而我也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长大。

所以我瞒着你的外婆,把他遗弃在一栋荒废的洋楼里。没想到几十年后,他还是找到我们,还故意隐瞒身份接近你……”

“那么……今夜他是来报复你的吗?”

“嗯……”

“妈,其他的魔女族呢?我们召唤她们吧,一起对付蝙蝠族。”

“什么?” 白琦虹没想到女儿会有这样的想
法。

“你有办法召唤她们吧?”

“有。就是这条项链。” 白琦虹把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拿下来,握在手里。

每位白魔女都拥有这条星形项链,一旦有危难的时候,遍布在世界各方的白魔女都可以靠这条项链来联系。

“那就召唤大伙儿聚集在我学校的那间教堂吧。”

白琦虹看着冷静的女儿,不禁担忧了起来。

经过了今夜所发生的一切,她居然可以如此
冷静。

她女儿的个性,她最清楚。

遇到这样的事,她应该会痛哭,忧郁。可是她没有……

在担忧的当儿,她闭上眼,握着手中的项链,默默念着。

那神圣的项链似乎感应了她的呼唤,在黑暗的夜中发出忽亮忽灭的光芒……


三天后,遍布各个世界角落的白魔女渐渐涌入了米兰小镇,聚集在夜月曲的学校教堂。

月曲和她的母亲把外婆的遗体交给那里的神父安顿之后,她们在教堂里逗留,等待白魔女群们到齐。

夜,渐渐落幕。

所有白魔女族的成员已到齐,只缺白魔女王,导致大伙儿议论纷纷。

这时,女王才走了进来,而大家才停止讨论
,教堂顿时一片宁静。

她徐徐走到教堂的阶台上,面对着所有的白魔女,包括白琦虹。

“亲爱的魔女们,前几天知道了关于我们其中一个长老,白玫瑰逝世的消息,我很震撼,也感到悲伤。没想到十二年后,我们的敌人,蝙蝠族又再次出现。我想大家已经准备好加入阵容,一起对付蝙蝠族。但,这一次,我不和大家一起加入这次的
战争了。”

说到这,白魔女族们面面相觑,产生了一阵骚动。

“魔女们,请稍安忽躁。我不想加入这次战争的原因是,十二年前白魔女族解散之后,我遇见了一个凡人,与他相恋,结婚,也生了个小孩。如今,我已不想
涉入这两派这件的恩怨。所以,这个项链,是该传承给下一任女王了。”

说完,魔女王取下戴在她脖子的项链。

女王的项链和其他魔女项链不同之处是它的形状像是一双结合的银白色翅膀。

“夜月曲。” 这时,女王突然唤起她的名字,所有的魔女把注意力转向于她。

“孩子,过来好吗?” 夜月曲不知女王唤她的原因,只是缓缓
地走向她。

“这个项链,是属于你的。” 说着,便想帮她戴上那属于女王的项链。

“什么?不,我……” 夜月曲完全没想到女王会作出如此的决定。

“孩子,别拒绝。虽然你前几天才知道关于白魔女,不过在你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得出你的潜能了。”

“那时你是魔女族中唯一拥有乌黑头发的魔女。那时
琦虹还担心你没有承传到魔女的力量。可是我相信,你的时机还没到来而已。” 说完,女王已把项链戴在夜月曲的脖子上了。

女王用手挽住夜月曲的肩膀,一起面对台下的魔女们,说:“从这刻开始,夜月曲就是你们的女王了。”

魔女们全弯下身,做出躬鞠的举动,为这新上任的女王表示敬意。

白琦虹对于女儿上任女王之事并没有感到一点喜悦,反而多了担忧,尤其是看见女儿眼中燃起的熊熊之火。

夜月曲看着眼下的族群,说:“明天,我们向蝙蝠族正式宣战,一定要让他们彻底消失!”





第十二章:了结的仇恨

当白玫瑰受了伯森的一击,而白家三个魔女逃走之后,他跟着她们逃跑的足迹跟踪她们,却跟丢了。

他很气恼,很想知道白玫瑰的伤势怎样,却不知她们的行踪。

那时的雪越下越大,完全遮盖了她们的足迹和气息。

最后,他放弃了寻找,转头回洋楼。

回到洋楼,看见伯森一脸悠哉得意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杯血。

白圣气得走前去,把他从沙发拉起来,抓住他的领口。

“你!谁给你命令去伤害她们的?说!” 他两眼发直,狠狠瞪着伯森。

“呵呵呵,我的王啊,何必这么生气呢?别告诉我你为夜月曲那魔女感到心疼?别傻了,魔女和蝙蝠族不可能在一起的。”

“你不要老是给我转移话题!”

“我没有!我会回来找你,就是要辅助你,帮助你坐上蝙蝠族的王位啊。”

“我说过,我没、兴、趣。还有,我要你立刻离开这里!马上,现在!”

“好,我离开!不过,那些蝙蝠是会跟我走的,而且白魔女族我会亲手将她们消灭!”说完,他把手里的酒杯往地上一砸,变成蝙蝠飞出洋楼。

有一群蝙蝠随他而去,而有些则决定留下。

白圣像虚脱似的坐了下来,双掌托着脸,脑里想的全是夜月曲。

不知她现在怎么了,还好吗?究竟她现在在哪里?她,恨他吗?

他走到洋楼去,天空依然飘着雪花,街上一片白茫茫。

这么多年以来,他以第一次觉得冷,而且有强烈的不好预感。


三天了。

这几天以来,他想过去寻找夜月曲,却怕她因为他隐藏真实的身份接近她而生气。

她到底在哪里呢?对不起月曲,我也不想的。

在他沉思的当儿,一只蝙蝠飞了进来,口里衔着一张纸。

他从他的伙伴那里接过那张纸,读了纸上所写的内容后,不禁皱了眉头。

白魔女族向他宣战了!令他震撼的是,夜月曲居然当上了魔女族的女王!

这样以来,他们俩不就势不两立了吗?

不……他不会开始这场战争的,他……不会伤害她的。

所以,在明晚来临之前,他必须亲自去找她,找她休战。


白圣把那张宣战书揉成一团,丢掉,然后变成一只蝙蝠飞去寻找夜月曲。

他飞到他们第二次相遇的地方,停在教堂的外面,从蝙蝠形变回人形。

当其中一个白魔女看见他时,立刻起了警戒心,跑进教堂里去通知夜月曲。

当他走进教堂的时候,被一句“停!”而止住了脚步。

他看见夜月曲领着所有的白魔女往他的方向快步走来,气势唑唑逼人。

“不准你踏进这个教堂,你,身为蝙蝠族只会玷污这个地方。”

他从月曲的脸上看见怨恨、鄙视和嫌弃他的表情。

才短短的几天,却把一个纯真开朗的夜乐曲变成一个充满怨气,一心只想毁灭他的族群的女王。

“月曲,听我解释好吗?”

“你们蝙蝠族杀了我的外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并没有指示伯森这么做。”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呢?你们都是一伙的!而你居然隐藏真实身份,接近我只为了报复我母亲。”

“我承认当初接近你是有报复的企图,可是认识你之后,我觉得你是个善良的女孩,也忍不下心伤害你。之后,我接近你,只是为了弄个清楚,当初你的母亲为什么会遗弃我。”

他在魔女群里寻找她母亲白琦虹的身影,却没看见她。

“你想知道对吧?让我来告诉你。当初她遗弃你,只是为了保护你,不让你被魔女群杀。否则,她一早就下手把你杀了。”

“保护我?把一个才五岁的小男孩遗弃在一间荒弃的洋楼里叫保护吗?”

“当年我母亲隐瞒你的身世,不顾一切收养你,直到有一天你的翅膀显现出来的时候,她才不得不把你带离魔女群,把你留在那洋楼里。”

白圣知道这困扰他几十年的秘密后,不但没有解脱,反而增添他的内疚和懊悔。

他,沉默了,教堂里突然存在着诡异的寂静。

终于,他开口说:“月曲,我们停战吧。”

“停战?哈哈哈,不可能!”

“我答应你,我会带我的蝙蝠离开这里,从此不再出现。”

“不可能!我不会让你们离开的。三天后,你带你所有的蝙蝠来这里迎战,我们来做个了结!”

说完,夜月曲转身离开,留下失望的白圣在原地。


白圣回到洋楼后,想了很多。

他没想到白玫瑰之死,会让月曲改变这么多。

他认识的月曲,他喜欢的月曲……已被现在一心想毁灭他的魔女王取代。

他,该如何是好呢?


三天后,蝙蝠族和白魔女正式来个了断的日子终于到来。

所有参战的白魔女族聚集在教堂前,准备迎战。

夜月曲耐心等待白圣的到来,心居然感到强烈的忐忑不安。

这场战争,是她想要的吗?怎么她突然想退缩了呢?

她真的忍心伤害他吗?

“曲儿。”这时,她的母亲,白琦虹走了过来,打断她的沉思。

“妈,怎么了?”

“曲儿,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妈,蝙蝠族杀了外婆,这个仇我要报的。而且魔女族和蝙蝠族的恩怨总该有个了结了。”

“你的外婆,不是白圣杀的,是伯森。”

“可是白圣和伯森是一伙的啊。”

“那个孩子啊,我看得出他是善良的,该杀的,是伯森,不是白圣。”

“妈,只要是蝙蝠族的,都不该留住他们的性命。”

白琦虹看着坚持的女儿,忧心忡忡,担心她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还划过几道闪电,就像当年她的好朋友妃银把白圣交给她的那一晚。

她对这次的战争感到不安,似乎有不好的前兆。


这时,夜月曲看见天空出现黑压压的飞行物体。

“终于来了。”她想。

可是她预料的白圣没有出现,出现的,是伯森以及他的蝙蝠。

“是你!” 其他被魔女狠狠地等着伯森,只等待她们的女王下令。

“伯森,你来得正好。魔女们,今夜一定要把所有的蝙蝠族灭了,一个都不准放过!”

“是!” 接着,所有的白魔女伸出手掌,瞄准伯森和他身边的蝙蝠抛出银白色的火球和几道镭射。

白魔女和蝙蝠族就此展开一场生死决战。


夜月曲原本劝她的母亲留在教堂内,不要加入这次的战争,但她却坚助魔女族一臂之力。

当魔女族和蝙蝠族陷入混乱的魔力的战争中时,伯森从远远看见白琦虹,手里已凝聚一股黑色的力量准备击向她。

可是,在那岌岌可危的时候,一道身影把白琦虹推走,才躲过了伯森的一击。

白琦虹扑倒在地上,转过身才看清楚救她的人,是白圣!

“没事吧?” 白圣扶起她。

“没……没事。你来了?”

“嗯……我必须停止这场战争。”

“圣!你……” 这时,夜月曲看见白圣和母亲,以为他要伤害母亲,便立即向他射出一道光芒。

白圣在毫无警觉地情况下被夜月曲的魔力击中,伤了他的肩膀,鲜红的血染了他的衣服。

“圣!你……你的肩膀!” 白琦虹被女儿的行动吓了一跳,更是为了白圣的伤势而感到心疼。

“曲儿!他刚刚救了我!你怎么可以伤害他?”

“什么?” 月曲听母亲这么一说,感到震撼不已,也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懊悔。

白圣看着夜月曲,肩膀传来的伤痛让他支持不住身子,身体摇摇欲坠,视线渐渐模糊。

这时,刚刚攻击失败的伯森出现在白琦虹、夜月曲和白圣的不远处,决定趁他们掉以轻心之于再次向他们射出力量强大的黑色魔力。

可是,白圣却用剩余的力量,举起手掌对伯森抛出一颗火球,击中他的胸口。

用尽全身力量的白圣,终于倒了下来,眼前一片黑暗,却在耳边听见月曲呼唤他的名字。


当白圣睁开眼的时候,他望着天花板,观察着周围的景物,才意识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

握住他的手的,是白琦虹。

当他小心翼翼想起身的时候,却惊醒了她。

”你醒了? ”

“嗯……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了。” 她说。

“对了,战争……”

“白魔女族已经把柏森的手下全击败了。”

“那伯森呢?”

“伯森死了。”

“哦……那月曲呢?”

“她没事。圣,谢谢你救了我。”

“我……是应该的。”

“圣,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跟你说声对不起,对不起当年我把你遗弃。”

“我明白的。月曲告诉我了,你是并不得意的。”

“圣啊,虽然我知道你心地是善良的,不过,我还是不会让你跟曲儿在一起的。”

“我……可是我爱她。”

“我知道……我也知道她爱你,可是你毕竟是蝙蝠族,而她是白魔女,也是我们的女王。若你们在一起,该如何让其他魔女服从她?”

关于白琦虹所说的,他不是不曾想过,只是他不管他怎么喜欢月曲,多么想跟她在一起,他还是无法否认自己的身世。

他永远是蝙蝠族,而夜月曲永远是白魔女,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白圣,对不起,原谅我的坚持。” 白琦虹叹了一声气。

“我明白的。”

“孩子,保重。” 说完,便转身离开,就像当年一样,离开了他。

白圣缓缓下了床,徐徐走向那阳台,米兰的天空不再下雪,地上的出现一点点的翠绿。

他和夜月曲是否可以跨越族群之间的恩怨而在一起?他期待着奇迹。

月曲,等我。

~(完)~

31/07/11 4:36p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