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11

滴血之情(一)


第一章:牵缘

雷电交加的夜晚,漆黑的天空闪了一道又一道的署光。

妃银披上一件斗篷把自己美丽的容颜遮盖着,徘徊在欧式建筑的高墙下,鬼鬼祟祟,让人摸不着她的企图。

手里抱着一个大约五个月大的婴儿的她抬头凝望着眼前这高耸壮观的白色建筑物。

她不能惊动宫里的人,只好用心灵感应来呼唤屋里的其中一个成员。

焦急、害怕、不安的情绪占据了她整颗心。

她耐心等候,希望她呼唤的那一个人能出来与她见个面。

“轰!”天空打了一声雷,把她怀里的婴儿被惊醒了。

这时,她怀里的婴儿被惊醒,哭了起来。

她把婴儿抱紧,用手拍一拍来哄他。

她无法再等下去了,再逗留下去恐怕会有人发现她的行踪。

正当她要转身离开时,听见背后有道声音叫住了她:“妃银……”

当她看见她呼唤的那个人愿意出来见她时,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那个人一脸平静的

看着廖妃银,但语气中夹着几分冷酷。

“琦虹,我快活不了了。”妃银怀里的

婴儿停止哭泣了,乖乖的吮着手指。

白琦虹听了好友的这一番话后,愣了一下。

“医生诊断出我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寿命不到一个月。

我死了后,小圣就无依无靠了。求求你收养他!”妃银想把手里的婴儿交给白琦虹,

但琦虹看了婴儿一眼,仿佛见了怪物一般,往后退了两步。

“妃银,自从你嫁给蝙蝠王后,我们就站在两个敌对的势力上。你是蝙蝠族,而我是白魔女族,若我要的话现在可以把你杀了。”琦

虹狠狠拒绝了好友的请求。

“你现在已经是个母亲了,你也经历过爱情。你应该明白我嫁给郡王是无怨无悔的。即使要我变成蝙蝠族,我也不后悔。”

“凭什么要帮你?”

“就看在我们十多年的友谊上……”

“你难道忘了我的丈夫,均亮是怎么死的吗?他是被你们蝙蝠族害死的!”琦虹妃银提高声量,似乎要把所有的怨恨发泄出来。

“那你杀了我吧,我愿代替郡王

的手下接受惩罚。孩子是无辜的,不要把仇恨发泄在孩子身上。要杀,就杀我。”银妃缓缓地说完,一脸平静面对着琦虹。

“杀了你也无法为均亮报仇的。”说完,便转身离开。

“琦虹,求求你收留他……”妃银见好

友即将离开,忍不住抱着孩子下跪。

琦虹听见无助的好友在哀求她。虽然不忍心拒绝她,但一想到他们俩悬殊的身份,还是忍下心转身离开。

“我已经快不行了。求求你…… 我不

希望小圣以后会接郡王的王位,若他能在白魔女的养育下成长的话,蝙蝠族就能从此断绝后代……这样,你们的族群和凡人也就不会受到威胁了。”

妃银听见好友的陆续的哭泣声,还是忍不住止步了。她回头,看见好友跪在地上,立即走向前把她扶起身。

“琦虹,你收养他,好吗?我相信他不会步他爸爸的后尘的。”妃银握住琦虹的手臂,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琦虹看着了妃银怀里天真无邪的婴, 真的希望这小孩不会遗传他爸爸邪恶的血缘。

她接过婴儿,看着自己的好友,有说不出的悲伤。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琦虹问。

“你别担心我,只要小圣能平安成长我就心满意足了。”说完,便独自离开。

琦虹看着与她交情深厚的朋友落寞离开

的背影,不禁流下了眼泪。


第二章:半凡人的血统

琦虹抱着怀里的婴儿,感到忐忑不安,也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个婴儿。

她的母亲,白玫瑰是族里年纪最大的魔女,即使是魔女王也敬她十分。

真正令她担忧的是她的母亲有多年灭蝙蝠族的经验,以她尖锐的直觉一定一眼就看出这个婴儿是蝙蝠族的后代。

严厉又保守的母亲若知道她收养蝙蝠王的孩子,肯定被驱出家门的。

当她在懊恼如何隐瞒这件事的时候,耳畔传来母亲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

她被吓了一跳,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以笑脸面对迎面而来的母亲。

“你手上抱着的是什么?”白玫瑰看

见女儿的手上抱着一个用碎布包着的物体。

“这……刚才我听见门外传来婴儿的哭声,感到好奇便去看看,谁知看见这个小孩被遗弃在门外。”

“噢?婴儿?让我看看。”玫瑰随手就接过琦虹怀里的婴儿。

琦虹观察着母亲的反应,手心已开始流汗,感觉心欲跳而出。

出乎预料的,玫瑰居然眉开眼笑,对女儿说:“这个孩子看起来好精灵哦。抛弃这个小孩的家人一定会后悔的。你站在那儿发呆干嘛?天看起来快下雨了,进去吧!”

琦虹对母亲的反应百思不解。

她难道没出发觉到吗?或许那个小孩留着一半凡人的血统,邪气没有这么强,所以母亲才没发觉到吧。她只能如此猜测。

她跟随母亲进屋里去,忽然停下脚

步,抬头仰望即将下起大雨的天空,担心着无法预测的未来……



第三章:白圣

“这个孩子正好可以当我们小曲儿的玩伴,你说是不是啊?”玫瑰把婴儿放在琦虹刚出生的女儿,夜月曲的摇篮里。

琦虹被母亲的举动吓了一跳,想阻

止,却又不想引起怀疑。

虽然她答应好友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但他毕竟是蝙蝠族的后裔,她不想日后女儿和这个孩子扯上任何关系。

“对了,要帮这个孩子取什么名

字呢?”玫瑰突然提起这个问题。

“圣……”琦虹不小心露了口。

“什么?”

“噢,没有。只是觉得名字里有个“圣”字应该很有意义。”琦虹对自己的失态感到有些慌张。

“那么就把他取名为“白圣”吧!你说好不好?

“好。你做主意吧。”琦虹看着摇篮

里的那两个婴儿,思绪飘到很远很远……



第四章:揭开的秘密

白圣五岁那年,让人匪夷所思的事件陆续发生。

蝙蝠被白魔女族列为不祥动物,也是最大的敌人。

在这五年里,蝙蝠族已经销声匿迹,但近日却不断有蝙蝠飞进宫里,而且都是冲着白圣而来。

白琦虹对于近日所发生的离奇事件感到忐忑不安,恐怕五年前发生的事再也隐瞒不了了。


不出所料,真相就在一次的意外中水落石出。

有一次当夜月曲和白圣一起嬉戏的时候,月曲不小心打破了桌上的玻璃杯子,手指还被玻璃碎割伤留血。

白圣的手不小心沾到了月曲的血,身体就随之产生了变化。

刚好经过那里的魔女看见这一幕后,吓得大声尖叫,惊动了宫里所有的白魔女。

白玫瑰为了此事号召所有的魔女在大厅集合,包括白琦虹在内。

“你最好老实告诉我这个孩子的来历!”白玫瑰气的眉头竖立,而琦虹则发抖的不知如何应付火气熊熊的母亲。

“他……他是妃银的孩子。”事到如今也无法再隐瞒了。

“妃银?”玫瑰努力从记忆里寻搜这个名字。

“妃银是我那位凡人朋友。”

“我想起了……就是那位嫁给蝙蝠王的丫头?这么说来,白圣是蝙蝠族的后裔?”

琦虹不敢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你!你明知道蝙蝠族是我们的敌人,你居然还瞒着我们把敌人混入我们族里。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但琦虹那时快死了,我没有办法拒绝她……”琦虹只好把五年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她的母亲。

“银妃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那一晚她把小圣交给我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傻孩子啊,这说不定是个陷阱啊……”

琦虹听了母亲的一番话后一头雾水,想问个清楚。

“什么陷阱?”

“银妃一定是利用了你的善良欺骗你,把小圣交给你,希望他长大后灭了我们魔女族。”玫瑰的话让琦虹惊愕不已,一直摇头否认这一番讲解。

“不……不可能的。银妃不会这样对我的。我信任她。”琦虹一直在说服她的母亲,也说服自己。

“信任她?哼!你难道忘了你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吗?就是被蝙蝠族害死的!”

玫瑰的话勾起了她伤心的回忆,让她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但,她很清楚大人的过错不能全怪在孩子的身上。

一切的恩怨与孩子无关,要报仇就要找真凶报仇!


“小圣这孩子不能让他生存。我要把他消灭,免得以后成为魔女族的威胁。”玫瑰作了结论。

“不……”琦虹跪在母亲的面前,苦苦哀求母亲放过小圣。

“不管你怎么哀求,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心意的。”玫瑰坚决自己的意念。其他聚集在大厅的魔女没有一个站出来阻止,她们一致接受了白玫瑰的决定。

“妈……不如,不如你让我和小圣相处多一晚。今晚过后你要怎么处置他我不再反对。好吗?我待小圣如自己的孩子,我只想再陪陪他多一晚。”还跪着的琦虹已经泪流满脸,希望母亲答应她最后的请求。

“是你说的。今晚过后就任我处置这个孩子。”

琦虹点了点头。



第五章: 最后一夜

白琦虹走进月曲的房里,看见女儿躺在床上熟睡了,而小圣躺在她旁边还没入睡。

每一晚当月曲闹别扭不想睡觉时,小圣总会像个大哥哥一样哄她入睡。

当还没入睡的小圣看见琦虹站在房门口时,叫了一声:“妈妈。”

外头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他毫不知情,只是察觉到每一个魔女凝重的神情。

琦虹深深叹气,来到了月曲的床边,轻轻抚摸小圣的发。

我该拿你怎么办?银妃,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没有办法再保护你的儿子了。


白圣坐起身,看着琦虹心事重重的表情和那双稍微红肿的眼睛,以娇嫩的声音问:“妈妈,你哭了?”

琦虹回过神来,吸了鼻子,努力收回眼泪说:“没有没有。妈妈只是太开心了。”

她不能对母亲要杀小圣这件事而坐视不理,他只不过是个无辜的孩子啊。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救这个孩子。

终于,她决定了。


“小圣啊,妈妈带你出去走走,好吗?”

“妈妈要带小圣去哪里?”白圣一双圆滚的蓝瞳看着琦虹,语气夹着几分兴奋。

“妈妈带小圣去买冰淇淋,好吗?”

“好,好。记得要买多一支给月曲噢。她明天醒来的时候可以吃”白圣高兴的跳下床牵住琦虹的手。

“你先去换件衣服,妈妈待会儿过来。”

“好。”


琦虹走回自己的房间,拿了个一大皮包,随手放了些干粮、衣服和被单。

她一边把东西放进皮包里,一边擦试沿着脸颊两旁滑下的眼泪。

天知道她有多不舍得小圣啊……


记忆,穿梭时空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夜晚。

当好友妃银把小圣交给她的时候,她看着这个孩子,刚刚的怨气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妃银说的没错,均亮的死,也不能完全错怪在孩子身上。

虽然刚开始她在意小圣是属于蝙蝠族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圣的乖巧和天真让她慢慢放下原则。

她完全接受了小圣,还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白琦虹牵着白圣的小手往宫外走去。

她的举动引来了其他魔女的注目,却没有人向前阻止。

她们只是单纯的认为琦虹只不过想和小圣在剩下的时间里相处,却没有料到琦虹另有企图。


琦虹为白圣穿上外套,牵着他的手毫无目的在街道上漫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气温也跟着下降。

他们走着走着,经过一间曾经被火烧毁的洋楼。

那间洋楼在一次的火患后就没有被重修,墙壁还留着很明显的黑印,屋瓦也已经破旧。

琦虹凝望着这简陋的建筑,不禁发呆了。“妈妈……”白圣打断了她的思绪。

“嗯,怎么了?”琦虹蹲下身看着白圣。

“我很冷,我们回去了,好吗?”

“这里离家有点远,妈妈叫司机来接我们,好吗?我们先进去这屋子里。”

说着,便牵起白圣往那破旧的洋楼走去。

母子俩走进了那被荒置的洋楼里。琦虹打量着四周,里头除了一些凌乱的废物之外,还有被烧毁的家私。

屋里也比外面温暖多了。


“小圣啊,我们在这里等司机来,好吗?”琦虹努力的掩饰微微颤抖的声音。

白圣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琦虹摸了摸他的头,苦涩一笑,随之把他拥进怀里。

天真的白圣并没有察觉琦虹反常的举动,他只知道琦虹的拥抱让他觉得很温暖、很安心、很有安全感……

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直到琦虹慢慢放开了白圣,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看看司机来了没。”说完,便转身离开。

琦虹加快脚步,害怕再逗留一秒钟。

此刻的泪水已经决堤,从眼眶不断涌出。

白圣没看见琦虹在哭泣,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这个他叫“妈妈”的女人渐渐离开他的视线,再也没有回来……



第六章: 不速之客

有栋被烧毁的洋楼伫立在这个小镇里,却从来没有发展商想去把它重建。

洋楼外头的花和草已干枯,甚至还堆满了尘埃和枯叶。

即使经过这栋已被那场大火摧毁的洋楼,也可以隐隐感觉洋楼内散发的邪气,因此从来没有市民敢接近那里。

在紧闭的门内,住着一群蝙蝠和一个……似人似魔的怪物。

这小镇的居民对蝙蝠感到畏惧,但没有人敢展开驱赶蝙蝠的行动。

只要那些蝙蝠没有对居民带来伤害,大家都闭一只眼,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早晨,刺眼的阳光直射洋楼的其中一间房,让沉睡的男主人张开眼,用破碎的布把窗口遮上。

之后,他一跃,轻而易举得把自己高挂在天花板,抱臂,然后以倒立的姿势继续入睡。

他身边有几十只的蝙蝠与他同样的姿势进入睡眠状态。

他,就是当年被白琦虹遗弃的白圣。

每当他入眠的时候,总会做一场恶梦,而这场恶梦已纠缠了他十二年。

梦的情景总是上映着十二年前的那一夜,他哭着哀求他的母亲不要离开他,可是母亲却还是狠狠抛下他。

他用力睁开眼,很清楚那只是一场梦,却无法挥别这场恶梦的纠缠。

他痛恨他的母亲,当年不顾他的生死把他遗弃在这里的母亲。

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把那个女人找出来,要她承受当年遗弃他的后果。


刚刚的恶梦让他清醒了,干脆醒来,走到冰柜拿出一瓶鲜红色的饮料。

全靠这饮料,他才能生存下来。

他抬头看着那群挂在天花板的蝙蝠,心想若没有这些蝙蝠喂他喝下那一瓶瓶鲜红的血,今天的他是否已不存在?

他是人类,但跟着这群蝙蝠生活了这么多年,所有的生活习惯也完全融入了蝙蝠的生活。

早上是他的睡眠时间,而晚上才是活动的时候。

现在的时间才中午,太阳依然高挂空中,但他却是醒着的。

不知为何,今天的他有些失常。

他又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饮料,坐在靠近天台的窗口,冷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路人。

他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观察过“人类”,因为每当他醒来活动的时候,都是凡人睡觉的时候。

观察,观察着,不知不觉夕阳已渐渐西下,天边满是橙红色的彩霞。

这就是他每当睡醒时所看见的天空,只是,他并没有为当时的美景而感叹。

他对世间充满了怨恨,自小与孤独为伴,也不懂得欣赏美丽的事物。

当夜完全笼罩大地的时候,他的蝙蝠同伴一只只醒来,展开翅膀往窗口处飞去,开始觅食。


当最后一只蝙蝠飞去时,他突然感觉有不速之客闯进他的房间,警觉性地提高防备。

果然不出所料,一只蝙蝠飞进了他的房间。

他认得出那只蝙蝠并非他的同伴,静静地观察它飞到他的面前。

那只蝙蝠停在他面前,突然转变成人形,变成一个身穿全黑,看起来阴森森和冷酷的男人。

白圣凶狠盯着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皓白的利牙从嘴边伸出,仿佛只要眼前的那个男人稍微有动静,他就会冲着他展开攻击。

“我不是你的敌人,我是来帮你的。” 那个男人冷静地说。

“帮我?你是谁?”

“我叫伯森,曾经也是蝙蝠族的其中一个成员。”

“什么蝙蝠族?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用紧。我来找你的原因,是要帮你重兴蝙蝠族。”

“没兴趣。我要你马上离开这里。”

“你想对你的母亲报复吧?”

“你……”

“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

白圣虽不信任眼前这位陌生人,但为了找寻当年遗弃他的母亲,任何代价,任何可能性他也愿意抓紧一博。

“跟我来。”

说完,伯森再次化为一只蝙蝠,飞出窗外,而白圣也一样,化为蝙蝠,跟随伯森的方向飞去。


待续

01/05/11 1:33a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