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15

《逃离,接近爱》


第一章

张芸晞凝望着镜中的自己。这是她吗?

披着一身白色纯净的婚纱、盘起的秀发夹着一些闪亮的发夹及披肩的透明头纱、粉白的颈项还戴着一条银色的心型项链。
她拿起放置在化妆镜前的一束紫色玫瑰花,凑近鼻前一闻。淡淡的玫瑰香扑鼻而来,她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但,她真的幸福吗?
是的,她是幸福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的她感到这一切都不真实?这是所谓的“婚前症候群”吗?或许吧?
能嫁给像江恒这样俊俏,事业有成的男人,是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而如今她将成为他的妻子,她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她把脸靠近镜子,看见唇膏稍微沾到了唇边,想找纸巾来擦一擦。
她四处望望,却不见纸巾,便拿起自己的提包搜一搜。
啊,找到了。她拿起纸巾,但同时有一样物体从提包掉了出来。
她弯下身,掀起裙子,检起那物体。她握着那物体,不禁愣了。
那是一枚硬币,上面刻着一行细小的字“芸晞俊惜,永相随”。
这个东西,被遗忘多久了?

俊惜……那个曾经让她念念不忘的名字。
她把硬币握紧,眼眶开始发热。

“砰砰……”敲门的人缓缓把门打开,露出笑容。
芸晞回过神,轻轻擦试眼角的泪水,以微笑回应向她迎面而来的妇女。
“妈。”
“小晞,我只是来看看你需要些什么。”那个看起来亲切,荣光焕发的妇女走到芸晞身旁,帮她矫正她的头纱。
“妈,我很好。什么都不需要。”芸晞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吸一吸鼻子,不让眼泪留下。
妇女用手掌温柔的捧起女儿的脸。“看看我的女儿,转眼间就要嫁人了,已经不再是当年刁蛮的小公主了。”
“妈,我已经长大了,只是你们都喜欢把我当小孩看。”芸晞握起她母亲的手,俩母女的眼睛已通红,眼眶挤满了泪水。
“老婆……”这时,芸晞的父亲踱近化妆室里,看见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即将哭成泪人,连忙阻止。
“嗨哟,老婆,你怎么把小晞弄哭了?她今天只不过是嫁人罢了,你哭什么?”
“我只是不舍的啊。女儿将嫁到美国去,我怎么可能不伤心呢?”芸晞的母亲拿起纸巾擦拭眼泪,声音夹着哽咽。
“好啦好啦,我们出去吧。仪式快开始了。”夫妇俩离开了化妆室,留下了芸晞一人。
芸晞又再次把硬币握在手里,思绪如时空倒转,飘回了三年前的那个时候……


第二章

江恒一身笔直端庄的西装站在耶稣雕像面前,眼前坐满了双方的亲戚朋友。
今天,他将在神的见证下迎娶他挚爱的女人。

回想起当初认识芸晞的时候,是三年前在一间酒吧里。
那时的他到那间酒吧只是为了应酬顾客。
当他的眼角不经意瞄见张芸晞一个女生独自坐在角落里,冷静的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酒时,忍不住把视线锁定在她身上。

看着她那落寞的样子,他感到他的心有些莫名的悸动。
这么清秀怡人的女生应该不愁男人来爱护,怎么会独自一人在喝酒消愁呢?
当他缓缓地踱到她的座位时,她睁大眼看着他,以防备的眼神盯住他。
他大胆地坐在她前面的位置,把手里装着红酒的玻璃杯子放在她面前。
她愣了,看着那杯酒,却久久没动手。她一口喝下自己的那杯酒后,起身准备离开。
“小姐,我没恶意……”江恒见她要离开,连忙站起身向挽留她。
想必,他吓坏了她吧?

一个陌生人冒冒然地请一个女生喝酒,以理智来推测,谁也会认为那位陌生人不怀好意。
张芸晞没理会他,领起提包快速离开。
江恒跟随在她背后,在她踏出酒吧,伸手截德士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腕。
“啊!放开我!”江芸晞刷白了脸,警惕地看着这个男人。
“对不起。好,我不碰你。”江恒把双手放开,摆出投降的样子。
“我想和你交朋友,可以吗?这是我的名片。” 江恒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交给张芸晞。她犹豫着,但最终还是接了名片。
“我叫江恒。若你不嫌弃的话,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号码,若你愿意的话,可以call我。”

说完,便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启动引擎,然后缓缓驶走。
握着驾驶盘的江恒从望后镜瞄到张芸晞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生深感兴趣,他有预感,他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江恒,时间已到了,怎么新娘还没出现?不会是出了什么时吧?”他的好友,钟秦凑近他耳边轻声问他,顿时把他的思绪拉回了婚礼现场。
江恒听好友这么一问,眉头不知觉地锁紧,不禁感到不安。
“秦,你到化妆室去看看。”
“是。”就在钟秦要往另一个门口走去当儿,却见伴娘,唐丽安从那一扇门走出来,一脸紧慌不安。
她快步来到江恒面前,把一张白纸交给了他,以颤抖的声音,却只有他才听得见的声音说:“芸晞决定不嫁了。”
江恒接过那张纸,看见他未婚妻娟秀的笔迹,写着短短的两行字:
“江恒,我不能嫁给你。对不起。忘了我把!” 芸晞。

唐丽安和钟秦面面相暌,然后再小心观察江恒的表情。
出乎他们所料,江恒看完那封信后,冷静的转向钟秦,小声交待:“告诉媒体,婚礼暂时取消。还有,不准把这件事公开。至于来宾们,你和丽安负责安抚他们,不准把真相告诉他们,明白了吗?”

“是。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那你有什么打算?” 钟秦除了是江恒的好朋友,好兄弟之外,他也是江恒公司里的得力助手,不管是多炙手的事,他都可以应付。

只是,好友的未婚妻在这重大的日子消失,这件事一定造成他很大的打击。他真担心江恒将如何处理这件事。
“放心,我自有打算。”说完,便面无动色的离开,留下疑惑的来宾们在交头目耳和窃窃细语,包括双方的家长在内。
离开教堂后,江恒把手里的那张纸揉成一团,气的握紧拳头。
他坐进车里,在还没启动引擎前拿起手机快速拨了几个号码。
“帮我调查我的妻子在哪里,马上!”说完便把车子驶走。


第三章

张芸晞手里握着护照,和其他的乘客一起等着登机。

一个小时前她应该步入教堂,和江恒宣誓神圣的宣言。
可是,她却在那紧要的关头逃婚了!


江恒现在一定气疯了吧?还有她的父母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她又再次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硬币,脸色渐渐变得沉敛,眼神带着屈强的光芒。

三年前,李俊惜到了台湾去发展后就和她断绝了联络。
她以为他是因为远距离的关系,给不到她一个保障的未来而决定和她分手的。
但这一切只不过是她单方面的猜测,她从未想过要问个清楚,向他要一个交待。
这个疑问一直埋藏在她心里,让她耿耿于怀了好几年。
她以为她可以嫁给江恒后,从此放下这段情。但现在已证明她……做不到。
江恒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放弃他是她这一生人的损失。就当作她是世上最笨的女人吧!

她爱江恒吗?这个问题,她居然答不上口。可是当初为了答应要嫁给他呢?
“是我对不起你,江恒。等我回来后,再给你一个交待。”她凝视着窗外的云朵,若有所思。
于是,芸晞独自乘搭马航班机飞往台湾去,寻找那个还欠她一个交待的男人。


台湾

芸晞来到了这片人地生疏的土地,手里拿着一本地图书和一张泛黄的纸,便到处询问人写在纸张上地址的所在处。
问了几十个人,得到的指示却大有不同。
结果,她搭了几趟冤枉的巴士和地铁,走了几十公里的路程。
最后,一个好心的德士司机载她到她要去的地方,还给了她折扣的德士费。
抵达那间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

那里的住宅区一片黑漆漆,而且静悄悄的,看来居民们已入眠。
芸晞站在这拥有古风风格,朴素但净洁的单层屋外,呆了片刻。
走了许多冤枉路程的她现在已经饥饿得脚软,累得随时都可能昏倒。
可是,她还站在屋外,迟迟不敢按下门铃。

此刻的她已经开始后悔了。她怎么会做出这么蠢的事呢?
若俊惜对她还有感情的话,为何在这三年里都没和她联络?
他一定是想清楚了才决定断了这段情的,一定是这样的……可是都来到这,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不,她还是得问个清楚。
她抬头仰望,发现屋里的客厅传出一道微弱的灯光,于是猜测他应该还没入睡吧!
于是她提起了勇气,伸手按下门铃。过后,她站直,紧张地盼望着。

这时,屋里那扇门被打开了。一个长得苗条,长发的女子走了出来,问:“你找哪位?”
芸晞错愕地看着眼前这漂亮的女子,结结巴巴回应:“我……我找俊惜,李俊惜。不知……他还住这里吗?”
那位女子扬起眉头问:“你是他的哪位?”
哪位?那该如何回答?前任女友吗?“我……我是他家乡的朋友。”芸晞回答说。
“哦,进来吧!他在屋里。俊惜……你的朋友来找你。”女子打开铁门,让芸晞进门,并呼喊俊惜的名字。

一个男人的身影走了出来,看见芸晞的时候呆杵在原地,一副诧异的样子。
“嗨!好久不见。” 芸晞看见俊惜后,心跳加速,努力地挤出这句客套的话。
三年不见,他看起来还是一样,只是脸上长了一些胡渣,头发厚了些、长了些、黑眼圈也比较深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一脸倦容的俊惜回过神来,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芸晞。
“我……” 芸晞正要回答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止住了口。
那位让她进来的女子经过俊惜的时候在他的脸颊轻轻一吻,还说:“亲爱的,我先去睡了。”然后走进了寝室。

芸晞顿时头脑空白,也似乎忘了来找俊惜的原因。
她深呼吸,说:“我……只是路过附近,顺便来找你。夜了,我也该回去了。不好意思打扰你。晚安。”
说完便急急离开。
“芸晞,等等……芸晞!”俊惜从后头呼唤她,但她却加快了脚步,不想继续逗留下去。因为此刻她的眼角已流了两行的泪水。
她真的是这世上最笨的女人!
居然天真的以为一个男人隔了三年还会对远在另一端地球的她念念不忘。
她在大婚之日逃走,就是为了得到这样的答案吗?
真是个笨女人,该死的笨!

离开俊惜的住宿后,芸晞拖着虚弱的身躯,漫无目的地走在一条街道上。
皓白的月高挂空中,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和无知。
走着走着,累了便停下脚步,坐在一个公园的长凳上。

她把裤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发现手机荧幕一片黑暗,原来是没电池了。
再往裤袋里掏出钱包,里面所剩的钱已不多。
现在所有的店已打烊,她该到哪里买东西吃?
这时的胃在隐隐作痛,她按着胃痛的地方,躺在凳子上。
意识随着胃痛慢慢变得朦胧,直到她搁上眼为止……


第四章

急促的门铃声把李俊惜从床上拔起。
他拖着蹒跚的脚步走到大门口,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穿了一身黑色西装,气势慑人的男人站在他的家门外。
那个男人一开口就以不客气的语气问:“我的妻子在哪里?”
“你的妻子?你找错地方了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俊惜的睡意顿时被眼前这个男人被驱走了。
“我的妻子是张芸晞。” 男人简单的答复足于让俊惜感到无比惊讶。
“什么?原来……原来芸晞已经结婚了?” 俊惜喃喃自语。
“还没。她逃婚了。而且根据我属下询问一位德士司机的结果,昨夜她来到了这里。” 男人缓缓道,语气中却夹着几分着急。
“没错,昨夜她是来过,但她已经离开了。”
”离开?你没骗我吧?” 男人挑了挑眉毛,以怀疑的眼神看着俊惜。
“我为何要骗你?你认为我有意把芸晞藏起来?不信的话,你可以进来找找看。” 俊惜对这个男人不友善的语气感到不悦。
”算了。这是我的名片,若有任何芸晞的消息,务必联络我。” 那个男人递了一张名片给他,说完便乘搭一辆私家车离开。
“江恒,宙恒集团的总裁……” 俊惜看了那张名片,脑海出现许多疑惑。

待续…… 

29/11/15    10:39pm

2 comments:

Sylvia Lye said...

写得好棒!! 看得好紧张!! 期待你的续集 ^^

心语 said...

【Sylvia】嗨,你好!很惊喜你会发现这个空间。

我好久都没写作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这篇小说的续集。

希望不会让你等太久 ^^